2023年10月4日

库存 5大百年国产品牌!你认识几个?

作者 admin

小轩窗外,正在梳妆。对着镜子打扮,是女人永恒的生活场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有的美妆品牌仍历经沧桑而熠熠生辉,有的则深埋在历史的砂砾中。

今天我们就盘点一下这些曾经出现在我们记忆里和梳妆台上的美妆品牌和产品。对女人来说,是故事,是情怀,是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是童年时光,是妈妈的品味。

戴春霖——有道就是“苏州胭脂扬州粉”

《扬州画舟录》记载:“天下无扬州,以戴春霖为佳。”

300多年前,戴春林在扬州创办了戴春林香氛店,开创了美妆系列“千金无香”。千金指千金小姐。那个时候,戴春霖的美容产品,只有有钱的女士才能买得起。五香是指香片(香包等)、香粉(鸭蛋粉等)、香油(头油)、香黛(胭脂等)、香油(面霜等)。清乾隆年间,戴春麟被定为贡品,《红楼梦》中多次提到戴春麟的肥粉。

但遗憾的是,戴春林最终因经营不善、无继任者而倒闭。然而,它培养出来的年轻徒弟谢宏业,也成为了下一个百年美妆品牌的创始人。

谢富春——民族美妆品牌之死

创立至今已有180多年的历史,由戴春林店里的年轻徒弟谢宏业创办。谢宏业出身贫寒,但年纪轻轻就很有野心。戴春霖破产后,他请来了戴春霖的几位大师,努力打造更贴近老百姓的美容产品——谢富春。可惜太平天国之乱爆发,谢宏业不忍离开店铺,坚持留在扬州,被杀。

他的遗孀戴夫人带着也是寡妇的儿媳,从避难所赶回扬州,收拾残局,重新开办了谢府春香粉铺。谢家传人谢振斋17岁接手家族事业,在新旧交替的历史关头国内化妆品品牌,他不固守旧规,立志创新,一举获得巴拿马世博会两枚银牌。志向远大的谢振斋逃离战火,重新包装升级产品,但新中国成立后,却因为1700元的税款而丧生。

紧接着,谢富春在谢家子孙中数次易手。他也被冲走了,容光焕发,但好景不长。最后一个谢家被任命为厂长,全身心地投入到新产品的研究中。不幸的是,这与内部的谣言不符,辞职。.

如今的谢富春依然占据着中国大小旅游景点,但已不再是当年的谢家品牌。

孔丰春——盛世一时的美人致敬

1864年,卖刨花(洗发水)的小伙子孔传红开了一家叫“孔记香粉”的店。被店名嘲笑后,青年苦苦思索,将店名改为“孔凤春”。. 孔丰春的“鹅蛋粉”,作为清代皇家贡品,供奉慈禧,久负盛名。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的香粉和近在咫尺的扬州谢富春,会在几十年后一起漂洋过海,一起赢得世界奖杯。

1929年,中国第一次博览会在杭州西湖举行,孔丰春获产品奖8项。那时,孔丰春进入了他的辉煌时代。相传英雄秋瑾曾买过孔丰春香粉。1939年,杭州沦陷,成为一座死城。为了挽救家业,孔凤春决定分家。然而,分居的另一个恶果是无休止的家庭纠纷。孔丰春二代掌门孔旭初不堪重负,选择上吊自尽。1952年,孔氏第三代掌门孔光云将孔丰春完全献给了国家。从此,孔家与孔逢春彻底断了联系。

2004年,广东飘影集团收购了孔丰春,这个老字号的未来还有待观察。

双胞胎姐妹——衰落的终极上海

双美品牌诞生于1898年,是时期风靡名媛圈的彩妆品牌。创始人冯福田原本是广东的一名普通工人。由于勤奋、聪明、踏实,他去了香港的一家制药公司德健药业。继上海家化的前身广盛兴之后,双美是广盛兴的核心品牌。

1915年,双美的经典产品“粉嫩奶油”在旧金山巴拿马世博会上获得金奖。彼时,巴黎时尚界以“VIVE(极致)”盛赞双美,于是“SHANGHAI VIVE”成为双美的又一。姓名。殊不知,1910年版双美月卡最有魅力的两个孩子,居然是男人。到 1930 年代,双美已成为上海领先的美容品牌。当时双美的产品线很长,包括祛斑霜、护发素、花露水、膏、1000天香水、爽身粉和牙膏。1930年代,双美品牌在上海家喻户晓,销售遍及澳门和南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双美品牌几乎销声匿迹。近年来,上海家化一直在重启双美品牌,尝试走高端品牌路线,在和平饭店开设旗舰店,推出复刻系列和跨界合作产品。

百雀羚 – 童年回忆再次亮起

百雀,意为百鸟迎凤;灵是上海话“灵光”的谐音。百雀羚的蓝盒子大家一定不会陌生,是儿时的回忆。

1917年国内化妆品品牌,上海嘉定县一个叫顾志民的小伙子,14岁,先后在卷烟纸店、小茶馆、工厂当学徒,后来又去当了当出纳员。在百货公司当过“跑男”。1929年,这个聪明勤奋的年轻人在当时时尚的上海仙市百货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化妆品推销员。通过这份工作,他努力研究生产工艺、进出口渠道和利润。化妆品来源。据说1931年他从算命先生那里得到了百雀羚的品牌名称。安禄)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富贝康化妆品有限公司。1940年,“百雀羚霜”诞生。这款冷霜在当时充斥着进口产品的化妆品市场上迅速脱颖而出。,德国、法国等国驻华使节夫人也颇为青睐。解放前,“百雀羚”产品已遍布全国,远销东南亚各国。

近年来,百雀羚更新品牌,推出带有感的三生花,推出男装系列。这个国货老字号并没有淹没在前进的潮流中,反而焕发出了光彩。

现在很多女生偏爱国外品牌,都觉得西方美女比中国高级,迷恋欧美日韩品牌,对国产品牌不感兴趣。而且,很多中国老板还故意用外国名字来欺骗中国消费者,说他们的品牌是外国品牌——这很尴尬。

事实上,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3000年美丽历史的国家。在我国悠久的历史中,有很多伟大的美容品牌和产品创造,但普通人不知道,但业内人士不愿意脚踏实地做研究,做真正的产品创新在继承历史的基础上,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希望未来这个市场能出现更多更好的国产品牌,不靠欺骗消费者,卖狗肉,不靠价格战,不追求短期销售,而是能够真正提供中国人消费者。一款真正有价值的产品,才能堂堂正正地与国外品牌竞争。任重而道远,希望美容馆能见证这场“回归国货”大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美容馆】,欢迎关注【美容馆】(ID:meizhuangbowuguan)——中国第一美容馆及知识平台,全面解密美丽。投稿、转载、合作等请联系:meizhuangbowuguan@163.com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正文 财经,作者 宁文

麦吉利正朝着“百年民族品牌”和“国货之光”的方向出击。

2022年8月末,麦吉尔2022媒体开放日再次举办,数十家媒体参观麦吉尔总部。公关稿显示,本次媒体开放日主要是探寻麦吉利“成为‘百年品牌’”的信心。此前,麦吉尔品牌创始人郭淼曾说过,“麦吉尔的愿景是成为百年品牌”。

官方资料显示,麦吉利成立于2014年5月28日,公司法人及失控人为郭淼,持股比例高达99.00%。虽然至今仅仅八年过去了,但麦吉利已经在市场上取得了不俗的口碑,不仅拥有数十款产品,还拥有数百家线下。

但值得注意的是,百年老店不仅需要考虑瞬时财务数据,更要长期关注品牌形象,探索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过于依赖宣发而相对忽视产品品质的麦吉利,距离百年老店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繁华背后的鸡毛之地

2022年媒体开放日期间,麦吉利专注于以独特的原材料和尖端技术推广自有产品。很容易认为,麦吉尔的市场声音主要来源于优质产品。事实上,麦吉利的产品质量和商业模式一直受到业界质疑。

首先,从渠道上看,虽然麦吉利现阶段大力推广线下,但之前主要推广的微信代理业务模式颇受争议。

《湖北新闻》曾称麦吉利有六级经纪人,涉嫌。据了解,麦吉尔的代理级别分为四个级别。其中,代理押金最高1万元,第一批支付15万元,最低补足2万元;代理特约经销商保证金最低1000元,第一批货款4000元,最低充值1000元。

来源:湖北新闻视频号

不难发现,不同代理商之间的“差价”不仅可以为麦吉尔贡献巨额利润,也是众多代理商站在麦吉尔屋檐下跑来跑去的潜在动力。

层层代理模式使消费品的价格比总代理高出六倍。如此巨大的调价空间,其实说明麦吉利的产品成本并不高。

根据裁判文书网披露的裁决,麦吉利以480元/公斤的价格从北京豪购买“胶原蛋白”原料,然后包装成35毫升/瓶出售。因产品质量问题,麦吉利对北京豪提起诉讼。

北京豪的责任是另一回事,但判决书却出人意料地披露了麦吉利产品的成本。据了解,麦吉尔共发现问题产品1144瓶,每瓶35ml,每公斤材料成本480元,总采购成本19220元。简单计算一下,每瓶麦吉尔的成本是16.8元。

资料来源:裁判文书网

值得注意的是,这款机身成本仅为16.8元的“胶原蛋白”化妆品品牌名字,包装后是麦吉尔的主打产品“麦吉利青春浓缩精华”,后者的市场零售价高达1280元。也就是说,《麦吉利青春浓缩》的毛利率接近1000%。

瞄准中国高端化妆品市场

麦吉利急于冲击高端化妆品市场,可能是因为她看到了中国高端化妆品市场的一定红利,但本土化妆品品牌并没有完全消化这些红利的现实。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化妆品零售总额4026亿元,同比增长18.41%。根据前瞻研究院的调查数据,预计到2025年,中国化妆品零售总额将达到5000亿元。

尽管市场越来越火爆,但中国的高端化妆品市场主要由外资企业主导。浙商证券数据显示化妆品品牌名字,中国护肤品牌前20名中,本土品牌只有7个,其中大部分是平价品牌,合计市场份额仅为13.2%。

来源:浙商证券

为打破国外品牌在高端市场的垄断,有关部门也大力鼓励国产化妆品高端化发展。“十四五”规划指出,“开展中国品牌创建行动,保护和发展中华老字号,提升自主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率先培育一批高端品牌在化妆品、服装、家纺、电子产品等消费品领域。”

这就是麦吉尔冲击高端市场的时代背景。郭淼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麦吉利致力于成为“百年品牌、全渠道品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高端国产美容护肤品牌”!

如前所述,麦吉利的产品有着惊人的毛利,可以为渠道和营销推广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进而转化为可观的营收数据。

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麦吉尔在市场上的终端销售额将在300亿左右,并俘获5000万高端用户。2021年麦吉尔品牌业绩同比增长13%,百货店客流量突破3000万人次。

国内美妆进入调整周期

诚然,市场红利的爆发,意味着行业玩家或将收获不错的营收数据。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公司都能吃到行业的红利。

《化妆品报》统计显示,2022年上半年,中国十大美妆品牌上市公司总营收为171亿元,同比下降8.56%。

行业龙头企业的营收并未随着行业规模的增长而扩大,说明消费者更加理性,不会盲目为品牌和渠道买单。

例如,2022年上半年,被誉为“电商口罩第一股”的水羊股份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境。营收22.01亿元,同比增长3.89%;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8281.66万元,同比下降6.88%。

尽管水羊为巩固核心竞争力加大了研发投入,但2022年上半年,其研发费用率仅为1.95%,远低于43.11%的销售费用率。

放大视线,不断加大研发投入、打造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往往能收获不错的营收数据。

例如,2022年上半年,专注敏感肌肤的薇诺娜母公司贝瑟尼实现营收20.5亿元,同比增长45.19%,归属于母公司3.95亿元,同比增长49.06%。本期伯大尼研发费用为8200万元,研发费用率为3.98%,同比增长85.47%。

事实上,麦吉利也意识到,行业的“赛点”已经发生了变化。在2022年媒体开放日公关稿中,重点宣传麦吉尔独家抗衰老成分“麦麸”和耗资2亿元的亚太研发中心。

然而,麦吉尔似乎连最基本的产品质量都难以保证。经过一系列调查,第三方评测机构“Assured Beauty Beauty Lab”表示,麦吉尔美容霜含有需要去除的二氧化钛、甲醛释放剂DMDM乙内酰脲、危险防腐剂羟基苯甲酸丙酯等。有害物质。

反之,考虑到尚未上市,无需对证监会和股东负责。因此,麦吉利公告中披露的数亿“硬实力”投资能否如期落地,是否会生产出一系列优质产品,还需要时间进一步考察。

总而言之,虽然前期麦吉尔依靠代理式的商业模式和一系列的大规模宣传,取得了不错的品牌口碑,但在后疫情时代,随着全球经济遭遇一定压力,消费者的消费增加了。发展趋于理性。未来,麦吉利要想继续成长,成为“百年老店”,仍需着力加强产品层面的核心竞争力。